侵权投诉
技术:
MCU/处理器 IP/EDA 封装/测试 电池/电源管理/驱动 传感/识别 显示/触控 声学/模组 OS/软件/算法 VR/AR 人机交互 通信 云服务/大数据 +
安全/隐私 材料/工艺/制造 工业设计 检测/认证 其它
产品:
智能手环 智能手表 智能眼镜 智能头盔 智能耳机 智能首饰 智能服装 智能腰带 智能手套/鞋袜 手持设备
应用:
医疗 运动/健身 娱乐 定位/安全 信息资讯 工业/军用 其它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华米发布黄山2S:可穿戴设备为什么要走自研之路?

2021-07-16 08:56
紫金财经
关注

紫金财经7月15日消息 华米科技13日在安徽合肥举办Next Beat 2021大会。

在这次大会上,围绕“The Future of Health”这一主题,华米科技发布了新一代智能可穿戴芯片“黄山2S”、专注于健康的原生智能手表操作系统Zepp OS、30秒一键监测的Pump Beats血压引擎,以及便携式MRI核磁共振技术。

会后,华米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黄汪,华米科技全球创新中心轮值总裁范美辉,华米科技硬件技术副总裁赵亚军,华米科技算法副总裁汪孔桥等接受包含紫金财经在内的多家媒体采访,就外界关注的热点问题,阐述华米的观点和愿景。

问:首先问黄汪总一个问题,先前看过一篇文章是华米为什么要走一条自研开发的新路,请具体讲一讲?

黄汪: 从2014年小米手环第一代的研发,到现在智能手表已经位列全球前四,这个过程我们感受很深,要把一个智能手表、智能手环用户体验做到最好,没有办法在全世界找到一块特别合适的芯片,特别适合的操作系统,组合在一起做用户想要的那些功能。

要想得到用户体验做得特别好,功能特别优秀,性能特别好的极致产品,就必须自己做芯片,自己打磨操作系统,自己做算法,这样才能做出最极致的产品。

性能最好、成本最低、体验最好这是出发点。

问:华米坚持走自研道路,从华米以及智能穿戴设备的行业发展趋势来看,意味着什么?

黄汪:打造极致用户体验就必须自己去整合硬件、软件和算法。硬件的极致是芯片,软件的极致是自己做操作系统,算法的极致是自己做人工智能的一整套算法。所以我们把这三方面技术都开发到极致的时候,最后打造出来的产品就是很极致的产品,这个极致就是功能很多、性能很好、续航很长、成本还很低。

从商业价值或者整体竞争力来看,我们已经在云端获得了大量健康数据,我们通过这些数据进行算法分析,帮助我们打磨人工智能算法。未来竞争壁垒会越来越高,因为数据会越来越多,算法会越来越准,我们对于用户的认知越来越深。

做什么样的芯片,开发什么样的操作系统,有哪些功能,哪些体验,这些认知是其他只做芯片和只做操作系统的公司认知不到的,我们离用户更近,知道要做什么。

另外,不管是操作系统还是芯片,人工智能的算法投入,都是研发费用非常高的投入。我们会产生巨大的研发支出,这是我们的压力所在。

问:这次的黄山2S跟之前的二代相比,技术上、价值上有什么不同?

赵亚军:首先是第一款RISC-V双核架构的可穿戴人工智能处理芯片,二是里面还集成了GPU、小核,而且小核的功耗做到全球领先的状态。

问:华米新推出的自研穿戴式OS是否会在华米所有设备上安装?黄山2S是否会在所有设备上使用?未来是否会允许合作伙伴,包括OEM厂商使用我们的芯片?

黄汪:不管是芯片还是操作系统,都已经授权给亿通科技,基于黄山芯片和操作系统,他们会做更多的IoT应用,包括智能家居等。

华米是开放的,有的厂商只关注和自己手机的连接问题,不关注与别人产品的连接,但华米是各家都会连,会对各家都进行测试,力求稳定。我们生来就很开放,生来就愿意和别人连接,开放给第三方。

华米开发了类似于微信的小程序,让大家很容易开发这些应用,比如你可以很容易开发一个小程序来提醒父母吃药,简单开发一个跳绳的小程序,未来会产生非常繁荣的应用生态。这样的应用生态不仅可以用在智能手表上,还可以用在其他有界面的智能设备上。  

希望华米新开发的系统可以在老一代的手表上彻底跑起来,我们关注用户的呼吁,尽量满足用户更新系统的需求。需要强调的是,这套系统和我们新一代芯片是整合的,我们希望下一代智能手表中应用最广泛的芯片就是我们的芯片。

这套系统不仅支持黄山2S,也支持其他第三方智能手表的处理器。

问:黄山系列芯片是否会受到全球芯片代工不足的影响,以及目前芯片的库存情况是怎样的?

赵亚军:现在全球芯片供应链是非常紧的,我们或多或少会受一些影响,但是影响不大。

原因是什么?

现在的产能缺的主要是老的工艺,像130纳米、180纳米的,55、40甚至22到10纳米芯片产能情况还是非常好的。另外,一块晶圆大概可以生产4000片,我们一年一千多万的手表出货量也就几千张晶圆就够了。

另外,晶圆制造厂对华米会有政策倾斜支持,晶圆厂会提前把我们的芯片拉出来,如果没有背靠华米,投片的速度会慢很多。

黄汪:我补充一下这个问题。华米有非常出色的供应链能力,这个供应链能力是锻炼出来的。华米创立于2014年,第一代的智能手环第一年也就卖了100万个小米手环,也就是说我们供应链的能力是能够交付100万个手环的能力。到了第二年开始变成一年要供一千万个智能手环,这样压力就变大了。到现在一年要供应3千多万个智能手环,还有接近千万量级的智能手表,智能手表的供应链更加复杂。

要做到千万量级的供应链的交付能力,目前全球范围内只有手机公司能做到,华米是个例外,所以华米在供应链方面的能力是特别强的。我们在去年11月份就下了今年全年所有订单,包括明年的订单都已经预估到了。

问:发布会上看到核磁共振的设备,华米很善于把东西做小,我比较感兴趣的是,这个东西是咱们华米的兴趣,还是华米未来重大的战略?

黄汪:当初投入研发核磁共振并且用人工智能做清晰的图像,出发点只有一个,未来可以帮助用户更好的掌握身体状况的数据,让用户能够根据这些核磁共振设备所产生的图片和数据获得更多信息,对身体状况有一个持续的认知,我们是从底层数据的逻辑来考虑问题的。    

我们希望未来通过投资小型化核磁共振设备来推动发展,如果有一天真的能够进入千家万户或者进入到各体检机构和医院门诊,普通人就更容易获得自己的身体数据,这些数据在未来跟我们的智能手表结合在一起,让大家对自己的健康有更清晰的认知。

这跟我们做智能手表,为了实现早期的监测和防护的理念是一致的,底层逻辑都是数据的逻辑。

问:华米在中低端、中高端两个不同的产品线上的策略是什么?

黄汪:毫无疑问,华米的自主品牌产品在欧洲的好几个地区都是排在第一位的,包括意大利和西班牙。在美国市场已经排到第五。能够进入这些发达地区的中国智能硬件品牌本身就不多。

产品力是非常重要的,任何一个国家的用户其实都是认好东西,只要你做极致的产品。我相信技术领先、价格公道、体验非常好,这种的产品本身就会说话。

问:华米第三方开发小程序是全功能的吗?是否限于健康和表盘,健康的功能和表盘的功能是怎样的状况?

范美辉:小程序框架会逐步开放API,最开始是表盘,因为大家用手表最关注的就是表盘个性化的定制,我们接下来可能会开放一些健康的数据接口,让一些科研院校和医疗机构做一些研究,可以使用这些API去做一些个性化的开发。

未来还会开放通信,4G和5G通信通道我们会把相关的能力开放进来。总的而言,我们根据用户或者开发者的需求,逐步开放一些能力出来。

问:华米出货量出色,但毛利率还是持平状态,毛利是否是我们重点考虑的财务指标?

黄汪:华米是上市公司,这一类问题会比较谨慎。

毛利率肯定是我们关心的问题,如果一家科技公司,又做芯片,又做操作系统,又做人工智能算法,一年研发投入有5亿多,这么大体量的公司,如果毛利率不提升,赚的钱不够多,是没有资金投入研发的,所以毛利率始终是我们关心的指标。

在华米打基础、高速增长的时候,我们会选择更多投入研发,净利润是多少是另外一回事,但是毛利率一定要非常高。

华米在不同阶段,根据不同产品线来综合考量,更为重要的是,华米是一家以研发投入,以科技驱动为主的公司。

华米独立投入研发,它是一个正向的良性循环,高技术才会有好的用户体验,用户才愿意以比较高的溢价购买你的高科技产品;反过来,你的毛利越高越容易投入研发。这是我们公司运行的哲学。

问:血压监测相比心率监测是一个刚需,血压监测引擎相比心率监测引擎,难度和挑战是否更大?

汪孔桥:两个测量的区别在于,心率测量是频率的测量,只是监测到你这个脉搏波跳动的频率,对脉搏波本身的结构信息、形态信息以及相关信息不是很关心,只要相应的频率拿到,在频谱上分析出来这个频率,我们就能得到。

但是血压不一样,血压需要监测脉搏波波动的信息,所谓的波动信息不仅需要频率方面的信息,而且还需要形态方面的信息,这就比较困难了。

脉搏波特别是用光学传感器测量脉搏波的时候,会受到各种各样环境的因素影响,皮肤、毛发、坐势也会造成影响。一般会对脉搏波的形态信息进行降质,但如果降得太狠了测量的可靠性就会变差,这是非常大的区别。

范美辉:血压研究算法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包括传感器的设计,因为要拿到信号和波形。我们要采集高血压病人的数据,才有可能给算法提供改进的空间。除了算法本身研发难度和挑战,还有传感器、数据采集等等多个方面。

黄汪:大家一直关注我们自主研发芯片,其实我们已经研发了三代光学传感器了。我们手表底下亮光的传感器系统都是自主研发的,如果传感器传上来的数据不准,人工智能算法再智能也不准,这个传感器的部分也是亚军带的团队搞的,只是媒体没有那么关注而已!

赵亚军:传感器是分代的,我们现在已经在做第三代,每一代都会有不同的配置。比如第一代只有一个接收传感器,一个发射光源;第二代我们发射的光源会更多,接收的也会更多;第三代这里面的排布包括内部光度设计会更复杂,可以理解为底层的光学信号会越来越好。另外,第三代抗感染能力也会越来越强,最新的人工智能血压算法是搭在第三代的传感器上才能发挥作用,老的传感器这方面的精度可能会下降。

问:华米与手机巨头尤其是研发可穿戴芯片和可穿戴系统这方面的手机巨头相比,作为第三方设备厂商,我们的优势体现在哪里?

黄汪:业内一家有名的大基金,从投我们那一刻开始,就跟我们说你们从来就是被巨头吓大的,因为巨头就在你们身边。

我们选择定位在健康领域,而且要把产品垂直整合做深做透,这是华米应对的方式。

装在手机上的任何一个APP的价值未必比手机的价值小,比如微信、美团、滴滴。特别有价值的APP,他们的底层都是衣食住行,还有一个就是健康,这是人最底层的需求,在健康领域,华米会产生核心的竞争力。

问:华米如何对自己定位,是做产业的赋能者,还是要做行业的NO.1的品牌?

黄汪:这是一个好问题,开放出去的能力首先自己要用好,如果自己没有用好开放出去是没有人用的。不管是芯片、操作系统还是算法,我们都是在自己产品上用好,然后再开放出去。

我们自己的应用比较复杂,但是开放出去的要尽量简单、容易,很轻松能够实现智能交互,别人用起来就是顺势自然的事。

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呢?我们希望能够构建一个生态,更多的设备用华米的系统,链接起来会更容易,用起来会更方便,用户的体验就会更好。这是一个漫长的目标,我们在努力实现。

<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