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技术:
MCU/处理器 IP/EDA 封装/测试 电池/电源管理/驱动 传感/识别 显示/触控 声学/模组 OS/软件/算法 VR/AR 人机交互 通信 云服务/大数据 +
安全/隐私 材料/工艺/制造 工业设计 检测/认证 其它
产品:
智能手环 智能手表 智能眼镜 智能头盔 智能耳机 智能首饰 智能服装 智能腰带 智能手套/鞋袜 手持设备
应用:
医疗 运动/健身 娱乐 定位/安全 信息资讯 工业/军用 其它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谷歌智能手表ECG获FDA认证

2019-02-05 02:54
万物生长
关注

对于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生命健康公司Verily来说,最近可以说是喜事连连。在1月3号,verily刚刚获得10亿美元融资,18号又斥资4000万美元收购了Fossil的智能手表业务;就在昨天(1月20日),verily的智能手表的ECG监测功能又获得了FDA的认证。这意味在医用级可穿戴设备领域不止苹果一家独大,谷歌加入战局,有两家巨头屹立。

2015年,谷歌改组为Alphabet,Verily是Alphabet旗下承载大部分医疗保健业务的公司。该子公司专注于使用数据,通过分析工具、干预措施、研究等来改善医疗保健。文中将以谷歌代替Alphabet,方便大家阅读。

从谷歌的系列动作中,我们可以看到科技巨头在医疗健康这个领域已经不再是试水,而是已经开始大兵团作战。同时,苹果、谷歌、微软、亚马逊等科技巨头也纷纷与传统的玩家们合纵连横,共同与对手进行竞争。

谷歌和苹果开始狭路相逢

虽然目前verily的study watch主要还用于临床试验中,通过FDA的认证ECG监测意味着研究人员可以直接使用相关数据,目前该款study watch被归类为Ⅱ类医疗器械。但是,谷歌很可能会将verily的这种技术应用于Pixel Watch中,正面杠苹果手表。

因为就在上周,谷歌刚刚用4000万美元收购了Fossil的智能手表技术,谷歌的这项收购有可能正是为了追赶苹果。

之前来说,各大科技巨头之间在医疗健康领域还没有什么关系,谷歌在医疗健康领域主打AI,苹果则是布局比较分散,亚马逊则是在去年以10亿美元收购pillpack强势进入医疗健康领域。亚马逊入局让传统的药店零售CVS、沃尔玛股价大跌。

以前大家在医疗健康领域的投入还都可以看做是尝试,但是现在随着产品的落地,正面竞争已经是无法避免。例如现在,苹果和谷歌就是为数不多的两家获得FDA认证的ECG监测的科技巨头,同样拥有大量的用户和数据,又同样真正跨过了医疗级产品这一门槛,很难让人把两者分开。

而在这个领域,也是谷歌重点观照的领域。而谷歌这次获得FDA认证的Study Watch同样也是为了临床试验打造的。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监测参与者的生命体征,以及提供更多的数据。Verily的后端算法和机器学习工具还可以在云上处理这些数据。

从目前的成果来看,巨头药企吉利德在2018年出资9000万美元和verily进行合作。在之前,如此大量的数据根本是无法操作和想象的,但是现在有了verily计算技术的加持,这一切就不同了。

吉利德的首席科学家 John McHutchison也直言,在在合作之前,吉利德已经观望了Verily的技术一段时间。可以说Verily的平台还是获得了一定的认可。

Verily站队Walgreens,共同对抗亚马逊

在去年,亚马逊宣布10亿美元收购在线药店pillpack时,Walgreens 、CVS 以及Rite Aid等传统美国药店零售三巨头公司市值蒸发约145亿美元。简单的一笔收购就如此重挫传统药店巨头,可见亚马逊这样的科技巨头的实力。

亚马逊超3亿的用户量,带来的规模经济,已经侵蚀了很多传统行业,药店零售很有可能就是下一个。

而传统药店对抗风险需要更多的盟友,不能单凭一己之力,毕竟Walgreens的市值还不到亚马逊的10%。于是Walgreens就和verily、微软等科技巨头展开了合作,形成联盟。

根据根据《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的报道,Verily与Walgreens联手,为Walgreens提供多项服务。

主要合作内容在糖尿病管理方面。首先verily将向Walgreens提供一个“虚拟糖尿病计划(virtual diabetes program)”,在基于糖尿病虚拟诊所Onduo基础之上。在这方面谷歌的verily还是很有底气和资本的。

因为早在2016年,verily就和药企巨头赛诺菲合作共同注资5亿美元成立了线上二型糖尿病管理平台Onduo。注册Onduo之后,用户可以免费领取一套送货到家的监测设备;随后会在APP上获得专属的糖尿病管理教练;最后Onduo将利用科技产品随时监测用户的健康信息并且由专业的医学团队给出专业的健康管理建议。

除此之外,verily研发出产品以后也可以在Walgreens中进行销售。

而Walgreens跟微软的合作则是更偏向于B端,Walgreens和微软形成联盟,共同进军价值8147亿美元的美国药品市场。他们将在云计算方面达成合作,连接大数据和医药。众所周知,微软和亚马逊都是全球云计算的巨头,目前全球云计算市场份额第一的正是亚马逊,而微软排第二。

值得一提的是,而亚马逊的AWS上也发布了Comprehend Medical软件,足以嗅见火药味。

在未来,我们或许还可以看到谷歌和传统的药店零售巨头展开更多的合作。例如在保险领域,谷歌母公司Alphabet曾以3.75亿美元投资Oscar Health。而Walgreens的劲敌CVS在保险领域花天价700亿美元收购了健康保险公司Aetna(安泰)。

而Oscar Health是获得谷歌旗下的Alphabet、GV、Verily Life Sciences和CapitalG多次投资,说他是谷歌的亲女儿也不为过。在未来与谷歌的众多伙伴展开合作是极有可能的,何况这已经有实现的先例。

例如在在Onduo使用的CGM监测是使用的Dexcom CGM。而Dexcom德康此前也是谷歌的verily的合作伙伴。双方曾合作研发小型的连续葡萄糖监测仪(CGM),希望创造一个更小的一次性传感器,可以像绷带一样穿14天,而且不需要手指血针次校准(与目前的G6相反,G6需要每天进行一次手指血针次校准)。

verily和Dexcom合作开创无创CGM

同样谷歌在多次注资Oscar health,看中的正是Oscar health作为一个可以直接接触患者的第三方平台。其它第三方可以在其上友好地进行构建。从保险公司的角度来看,Oscar有潜力做到这一点,它允许第三方访问其索赔管理+汇总的患者数据,从而有可能分发verily产品和服务。例如Verily的产品Onduo。

而现在verily选择和传统零售药店Walgreens合作,进入这个业务。Verily在开发中的“黑科技”产品非常之多,而现在正是在为后期的销售铺路。比如和Dexcom一同开发的无创CGM监测仪、和诺华一同开发的血糖监测隐形眼镜。

所以说,与其说是verily选择站队到Walgreens中,对抗亚马逊。不如说是谷歌借verily之手又一次将传统零售药店纳入自己的医疗健康生态圈中。

谷歌:利用投资打造优势生态圈,与其他科技巨头拉开距离

这个生态圈并不是还在构想,而是逐渐成型。来自CBinsight的报告显示,谷歌是科技巨头投资医疗健康中投资公司最多的。

2015年,谷歌改组为Alphabet,Verily是Alphabet旗下承载大部分医疗保健业务的公司。改组之后,有三家公司可以专注于医疗保健: Verily,DeepMind和Calico。但是谷歌进入医疗健康的触手还不止这些,最活跃的是谷歌的风投部门GV(Google Ventures)。

谷歌的生态圈中,除了上文已经提到了由verily进行深度合作招揽的赛诺菲、诺华为代表的药企;德康(Dexcom)医疗器械;Walgreens传统零售药店巨头。

另外一大半江山都是由谷歌风投(Google Ventures)打下的。例如融资超过10亿美元健康险独角兽Oscar health、临床试验公司Science37、基因检测公司23andme。

在2018年科技医疗巨头参与的规模最大的15次医疗保健融资中,谷歌通过各种投资方式参与了14次。

从2012年以来,GV(谷歌风投)一共进行了92项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GV的投资风格还很大胆,一直活跃在生物技术领域中,当然这也是verily主攻的领域。从2012年以来,谷歌参与了36笔交易中的30笔。

因为FDA的新药批准率只有10%,且新药研发时间均超过10年。生物医药投资被称为“死亡谷”,风险大,周期长。但是谷歌还参与了一家名为Alector1.33亿美元的E轮融资,以资助该公司对治疗阿尔茨海默病的新药的研究——自2003年以来,没有新药被批准用于治疗这种疾病。

而亚马逊在这方面出手不多,但是足够高调。去年以10亿美元收购了pillpack震动全行业。在此前,亚马逊在医疗健康方面的投资只有两笔,一笔是癌症诊断公司GRAIL;另一笔则是婴儿健康监测公司Owlet Baby Care。

这投资方面,苹果显得稍微弱了一些,在2012年到2018年,苹果在医疗健康方面主要致力于打造内部的部医疗服务HealthKit、CareKit和ResearchKit。苹果只在2017年5月收购了睡眠监测公司Beddit,以及更早的时候在2016年还收购了个人健康数据平台Gliimpse。

唯一能够在投资数量和谷歌匹敌的公司是GE。GE是收购笔数最多的科技巨头,也是仅次于谷歌的第二大投资者。最近的两笔投资是Evidation Health和Verana Health,Evidation Health专注于真实世界数据,已和赛诺菲达成合作;后者专注于眼科数据。

其他例如微软、Facebook在医疗健康领域也有展开投资。微软在2018年跟随GV投资了DNAnexus。Facebook则是在2014年收购了芬兰的健身追踪公司fka Protogeo。

从以上对比便可以看出,在医疗健康领域,谷歌通过多种方式投入最多,切入最深。结识了更多的朋友,无论是对抗科技巨头还是传统的医疗健康服务提供者,谷歌的整体实力都比较坚实。

因为从另一个角度看,谷歌的医疗健康生态链也已经覆盖了新药研发、器械、药品配送、患者管理、远程医疗等多个就医环节,这个产业链还拥有谷歌顶尖AI、机器学习等技术加持,目前看,谷歌在于其他科技巨头的医疗争霸中,可谓暂时领先半步。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