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技术:
MCU/处理器 IP/EDA 封装/测试 电池/电源管理/驱动 传感/识别 显示/触控 声学/模组 OS/软件/算法 VR/AR 人机交互 通信 云服务/大数据 +
安全/隐私 材料/工艺/制造 工业设计 检测/认证 其它
产品:
智能手环 智能手表 智能眼镜 智能头盔 智能耳机 智能首饰 智能服装 智能腰带 智能手套/鞋袜 手持设备
应用:
医疗 运动/健身 娱乐 定位/安全 信息资讯 工业/军用 其它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李开复:谈及人工智能挑战 从4个方面建议

2017-05-16 08:54
论恒
关注

而对于传统企业和企业家,李开复的核心建议是“归零”和合作。

相比互联网的冲击,他认为人工智能带来的颠覆性变革将更加广泛、凶猛且跨领域。因为人工智能的算法是可以在已有基础上超越式迭代的,这对传统企业家提出了新挑战。

这就需要传统企业家,首先在思想上“归零”。不要因为现在企业的规模和存量,就担心人工智能带来的颠覆,进而阻碍了革新和自我颠覆,“如果自己不颠覆自己,那别人也会来颠覆你。”

比如目前券商、银行、保险等行业的企业家,可能还没法做到通过人工智能的方式去开发产品。

“因为固有的DNA、文化方式、过去的成功、已有的利润,都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包袱,让他们无法放下。就好比柯达,明明知道数字相机的时代就要来临,但还是脱离不了固有的思维,逃不出被颠覆的怪圈。”

所以对于传统企业家来说,要么成为少数者,拥抱人工智能,然后走到更高的高度。要么沦为被颠覆的角色,被下一个创新者用新的技术颠覆掉。“当然,如果实在没有办法颠覆自我,那另一种选择是把产业卖掉,然后转行去做投资,否则会因为颠覆来得凶猛快速,沉没成本会越来越大。”

其次是寻找拥有解决方案的合作方。目前人工智能火热的最明显特征是相关领域人才特别贵,但李开复认为这可能还只是表象,而且就算是传统企业家拥有强烈的变革决心、开出高额价码,也未必能够打动这些人才。

“因为任何一个顶尖人才都希望走得更顺,希望能够进入一个更加符合职业前景的公司,比如一个已经把大数据跑得很通畅的公司,所以他们也会更愿意进入Google、BAT这样的公司去发挥才华,而不是到一个传统企业去和老板没完没了地沟通。”

于是可能还不只是人才贵的问题,更加核心的是能否雇到的问题。并且值得注意的是,这对于企业变革来说,可能才只是第一步,还有接下来第二步、第三步需要迈出。

这样的情况下,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案合作方就变得重要。这种合作方既要懂人工智能技术,又要拥有人才等核心资源方面的能力。

李开复表示,创新工场也在寻求这样的机会,希望利用自身的资源和优势,帮助传统企业去实现新趋势转型,成为合作伙伴,探索解决方案。

给AI人才建议:找老司机、回到中国

实际上,创新工场之所以让李开复拥有这样的底气,正是在人工智能人才方面的投资布局。而且他们正在通过创新工场人工智能工程院,去复制李开复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和Google中国的人才培养模式。

这种模式首先是借助老司机的传帮带。李开复召唤了不少在Google、微软工作的资深工程师,再让这些拥有十年工作经验的人带10个、20个刚毕业的理工科顶尖人才,然后在6个月左右的集中学习、应用和开发中,成长为人工智能方面的工程师。

其次是召唤更多在美工作的华人回归中国。李开复表示中国人都想回到中国工作,只是过去来看,学习和就业的机会方面,美国都享有优势。但现在人工智能趋势来临,类似在大系统、大数据方面的需求,人工智能正在把一批又一批谷歌、微软、亚马逊培养出来的工程师吸引回国。

此外,还包括一些学界出来的科学家人才。李开复认为创新工场人工智能工程院的成立,核心目的之一也是希望通过科学家和商业人才的对接,产生更大的商业价值。

给创投建议:2B和2C都有机会 2B更容易

当然,谈及人工智能的商业应用,李开复还发表了他对商业模式的看法。

目前,市面上主要存在to B和to C两种最主要的模式,李开复认为都合适,但现阶段来看,to B会更容易一些。

因为现在企业希望看到人工智能快速创造价值,而人工智能在to B方向更容易快速产生实际效益,比如银行保险、券商投资、二级市场等,这是过去企业和软件行业都没有看到的现象。

所以这位创新工场创始人判断,当足够多的企业尝到甜头后,会形成一个“买买买”的浪潮,带动更多企业级应用的实际购买。即便此前国内的企业级软件并不发达,但人工智能可以快速证明自我价值,并且让to B市场可以快速成长。

其次是to C市场,可能会相对困难一些,因为人工智能本身并不是一个应用。

“虽然BAT已经在面向to C的领域里应用了诸多人工智能的技术,但这也是在他们拥有大量用户、大量用户数据和用户变现的基础上。如果一个初创企业没有自产流量,那大数据就无从谈起,所以对to C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来说,起步并不容易。”

然而这也并不意味着to C就毫无机会可言。李开复以国内初创公司“用钱宝”举例,在抓住一个重点垂直领域把流量做起来后,现在这家初创公司的每月平均放款可以达到150万笔,已经超过了任何一家传统银行。

不过,李开复最后也提醒称,to C和to B的比较,会让更多VC和创业者只看到前景而忽视了现状——to B的人工智能企业虽然机会更多更大,但也需要之前有更长的时间去孕育等待,而不是马上就能指数式爆发成长,一定要富有耐心去陪伴投资项目成长。

<上一页  1  2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