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技术:
MCU/处理器 IP/EDA 封装/测试 电池/电源管理/驱动 传感/识别 显示/触控 声学/模组 OS/软件/算法 VR/AR 人机交互 通信 云服务/大数据 +
安全/隐私 材料/工艺/制造 工业设计 检测/认证 其它
产品:
智能手环 智能手表 智能眼镜 智能头盔 智能耳机 智能首饰 智能服装 智能腰带 智能手套/鞋袜 手持设备
应用:
医疗 运动/健身 娱乐 定位/安全 信息资讯 工业/军用 其它
当前位置:

OFweek可穿戴设备网

其它

正文

中国智能硬件品牌之困:成名之后 成型之前

导读: 硬件品牌打造之难,是备受关注的话题,之前有不少入局者认为“众筹”是改变这一问题的利器所在,但众筹在风风火火的2015年过后,并没有产生相应的众多风风火火的智能硬件品牌。

“回溯过去5年甚至10年,中国出了哪些响当当的C端智能硬件品牌?”

2016年盛夏的某个上午,小米合伙人、小米生态链负责人刘德,在他位于清河的办公室问道。

这显然是一个设问,从他随问题伸直的五指就知道——数量屈指可数。当时,这位小米生态链的“总设计师”,正在向新浪科技解释小米生态链的核心模式,回答小米采用抱团式打法的初衷,以及这种方式实践过后的思考和总结。

实际上,刘德的核心出发点只有一个:在中国从无到有打造一个智能硬件品牌,尤其是面向大众消费者的智能硬件品牌,实在太难了。

持这样观点的人不止刘德一个。FIIL耳机的联合创始人、履新接任CEO的邬宁同样作此感想。在接受新浪科技专访时,他的回答多次回到全新品牌发展之难的问题上。

邬宁说:如果没有汪峰这个IP,FIIL不会在两年内取得现在的成绩,但为了FIIL更长远的发展,“去汪峰化”是必然的,我们不是为了打造“汪峰耳机”而出发,这是一开始就和汪峰达成的共识。

中国智能硬件品牌之困:成名之后 成型之前

小米联合创始人、小米生态链负责人刘德

初创成名“借东风”

硬件领域创业,本就是一件难度颇高的事情,既需要时间,又需要资本,二者缺一不可。然而在互联网思维的大行其道下,很多不明就里的人忽视了软件和硬件核心逻辑的不同。

刘德这样解释不同:“比如微信是近5年内崛起的现象级产品,但“品牌”与否对于微信来说毫无意义,微信在乎的是用户增长,软件本身只需要先做好一款产品,解决用户需求,然后实现用户数据不断增长,渐渐就能形成自己的品牌。”

但硬件不一样,硬件作为产品,在产生的过程中有门槛要求,更别说开始形成用户购买和用户累积。

于是,刘德类比称,小米生态链采用目前的模式,实际上是将已经享有流量和品牌优势的小米品牌,当做一个硬件孵化器,而生态链产品,可以借助这个孵化器快速获取用户,而不用在品牌投入、流量成本方面花费不必要的时间。

这位小米生态链负责人向新浪科技透露,他鼓励生态链企业做自有品牌,但建议是打好基本盘——即在小米品牌优势下长成一家中等规模的公司,再进一步高举高打建立起自身品牌影响力,对于这种中等规模的定义,刘德的标准是50亿美元。

不过,在刘德的介绍里,并没有从头解释小米生态链的基础——小米品牌的从0到1.可能也是过于耳熟能详流传广泛,毕竟此前关于小米从无到有的故事,无论是江湖传说,还是小米合伙人黎万强的《参与感》,都详细解释了内在方法论。

然而,不可忽略的是,小米的崛起一定程度也是雷军本人“IP”的最大化利用。在创立小米前,雷军是卓越网创始人,是金山软件董事长兼CEO,是知名天使投资人,江湖地位堪比马云马化腾。但创立小米后的雷军,更多形象是一个可以跟任何网友互动的人,一个可以被任何发烧友调侃的人,甚至用“猴王”自嘲的人,也正是这样的雷军,让小米不断扩展着自身影响力,并在时运和趋势风口作用力下建立起品牌。

如果雷军是一个“不缺钱”的创业者,难以看出硬件创业之艰难,那罗永浩和他的锤子科技,则在初期发展时艰难很多。罗永浩近日微博问答里透露,创立锤子科技之初,他有一部分工作是在网上不断发声,以吸引注意力和保持品牌热度。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OFweek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